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混战

 

  现场开码结果,柳清欢只不过是给通真台阶下而已,反正这架势,他们这些人今日不出阵也得出阵,那还不如给对方留点面子。

  其他人也都明白过来,即使心中再不愿意,也无法改变结果,便也顺着说道:“还是青木道友脑子转得快啊,的确,平时我们哪里有机会见到什么盗空虫、吞星虫,是该趁此机会弄点灵材才对。”

  通真满意地点点头,又道:“你们也不用担心,南藜洲那边很快就会调派人手过来帮忙的。嗯,我还要去向仙盟汇报此事,回头见。”

  他转身走了,留下来的木修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小声嘀咕几句,认命地往阵外飞去。

  那边,青藜军已经跟盗空虫交上了手,黑压压的虫群密密麻麻涌来,每一只都有小牛犊那般大,尖翅六足,前爪锋利如两把大镰刀,轻轻一划,便能将空间撕开一道大口子。

  因此,盗空虫颇有些神出鬼没,前一刻明明还在数丈之外,下一刻它可能就会从你身后冒出,防不甚防。

  好在青藜军虽然平时纪律松散,但毕竟是有建制的正规修士军队,自然不像一般散修那般各自为战。

  只见他们三五人组成一个小阵,互为脊背,又互为刀剑,攻退得宜,显是演练已久,极大程度地避免了遭受盗空虫的偷袭。

  柳清欢暗暗点头,看来青藜军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,只是盗空虫的数量比修士多得多,要不是大部分盗空虫都在攻击防护阵,恐怕他们一进去就会被虫群淹没。

  四方四象甲木阵是攻守兼备的大阵,从天地汲取而来的木气,化作了四方四象,以及一队队青面青身的木兵,于翻滚的雾气中围剿侵入的盗空虫。

  浮生剑落入手中,柳清欢身形一闪,到了一队陷入虫群包围的青藜军身后,一剑削去,两只盗空虫的脑袋便飞了出去。

  另外两只立刻放弃青藜军修士,后腿一弓弹跳而起,锋利的前爪在阳光下闪烁着锋利的寒光,横空劈斩而下!

  柳清欢回身,浮生剑划过一道弧形的剑影,一剑刺入身后那只刚刚挖洞钻出来的盗空虫,至于那两只扑来的,已被带起的剑光直接一分两半。

  那些混杂在虫群中为数不多的吞星虫,每一只身长虽然没达到数百丈,数十丈还是有的,蛮横的将挡路的盗空虫撞开,目标十分明确地朝他们这边冲了过来。

  这若没人在暗中操纵,柳清欢是绝对不信的,他将神识分成千万缕铺展向四方,却找不到半点蛛丝马迹。

  他不明白对方到底在打什么主意,如果是想毁了仙根榕,在把扫尘几位合体大修引走后,他们不是该出现了吗,结果只是放几只虫出来?

  心念电转间,一只吞星虫已经冲到了附近,大嘴一张,黑色的风丝乍然浮现,前方有几只盗空虫根本来不及躲避,被风丝一卷便落入了那仿佛深不见底的黑洞中。

  好在柳清欢早有防备,身形一闪跃上高空,手中剑诀一变,就见浮生剑一闪没入虚空,转瞬即到那吞星虫脖颈之处,剑尖荡开涟漪,斩到其背甲的同时,一圈烟云才随之爆开。

  厚重的甲壳裂成了几片,柳清欢却脸色微变,虽然从之前乌津的出手便知吞星虫鳞甲的防御性极强,但这只比那只可小多了,他用的还是八字剑诀中的破字诀,竟然也只是碎裂而已。

  而且吞星虫也比他想象的灵活很多,只听得破空之音传来,对方那长达数十丈的身躯一节节伸缩,沉重的尾巴仿佛一根高举的大棒,凌空拍了过来!

  柳清欢往前一踏,空间尽缩脚下一点,下一瞬间已到了吞星虫另一侧,手中浮生剑化作两尺来长,其上的绿枝蔓纹退至边缘,剑身变得漆黑如墨,死意在剑锋之上波澜起伏,随时准备泛滥成汪洋大海。

  他找准吞星节两节身躯拉伸到最大时出现的甲壳缝隙,一剑刺出,而黑色的死意也随之倾巢而出!

  柳清欢眼中厉芒一闪,手臂迅速染上浓郁的青金之色,大喝着往前一送,整个剑身应声而入,直至没柄!

  死意开始漫延,晦暗的死气如索魂的锁链一般爬向四面八方,附近几块原本闪着微光的黑亮甲壳很快便黯淡下去,就像蒙上了一层灰色,变得残破又陈旧。

  “吼~”吞星虫吃痛,腹下那些数不清的短足疯狂捣动,蜿蜒的身躯一扭,猛地朝他撞来。

  柳清欢借力一点,身形如风中的柳絮飘飞而去,又伸手遥遥一指,被卡在虫身中的浮生剑重新化作一缕剑意,飞回他手中。

  “哟,青木道友,厉害啊!”一个正好经过的木修看到如此情形,不由语出调侃,不过在打量了虫身上的伤口后神色却微微一变,转身飞走了。

  柳清欢也没在意,更没空理会他,因为纵然他给了吞星虫一剑,但并未重创对方,那点死气也奈何不了那么庞大一只吞星虫,倒把它激怒得够呛。

  眼看对方再次扭转头部,将那张大嘴对准了这边,他拿出了千秋轮回笔,手指拂过笔身,层层封印一一解开。

  突然,他心中一紧,骤然从原地消失。而下一刻,一只全身披挂着暗红黑甲的盗空虫挥舞着两只前爪,从虚空中钻了出来!